o💡o

消失一段时间_(:з」∠)_

*天哪我昨晚忘记发了qwq
*因为上次车的部分被很尴尬的吞了,就重发一下……
*感觉写的很崩,但我真的尽力了呜
*看过的小伙伴直接看下头吧,有错误和建议尽管提,比心♡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>>>>>>>

蜀地众人皆知新任的赵将军对诸葛先生极为敬佩,三天两头便跑去那僻静清幽的住处请教兵法,竟去的比主公还勤。

刘备听闻只笑着微抿一口清茶,白子落于棋盘吞掉对方的一大片黑棋,道:“子龙与孔明关系日益亲密,甚好甚好。”

不好。

诸葛亮方收拾好笔墨纸砚,便听到熟悉的叩门声,似乎是等待了许久,掐着他画完布阵图的时候来敲门。

赵云的行为一向敬重有礼,虽为武将,形貌品性却时常令人将“温润”二字加在他身上。此时门外的赵将军正身如青竹挺拔的站在小院中,用温润的声音朗声说道:“诸葛先生,在下赵云请求一见。”

他总将先生二字咬的极重。

诸葛亮握着羽扇的手一抖,不禁想起几年前的某天,从混沌中醒来险些崩溃的自己。稷下的天才不仅被趁人之危的上了,那不知名的混帐还未留下任何表示。这股被白嫖的怨气使诸葛亮至今还记得那几声喑哑的“先生”,这恐怕是昔日还身为影子的赵云也未曾想到的后果。

发出一声低低的冷笑,诸葛亮挥手对一旁安静站立的侍童说:“与赵将军说,我很忙。没空也不想见他。”

“啊…是的先生…”手里捧着墨块的侍童乖巧的应道,心中默默计算着这是赵云大人第几次拜访被拒……唔,应该超过主公之前的一百八十次顾草庐了。

“咦,赵云大人,您又被阿亮婉拒了?”
庞统正坐在亭子里煮酒,抬眸便望见蓝甲将军绷紧一张俊脸快步走来,眉头兴味的一挑。

赵云将银枪放于石桌上,眉间笼着一层寒霜,语气听起来很是无奈:“不,这次先生是直接拒绝的。”

庞统手上的动作一顿,偏头若有所思的看着他,问道:“赵云大人之前可是做过什么过分的事得罪了阿亮?否则以阿亮的性子怎会待您如此刻薄……”

赵云微眯着蔚蓝深邃的眼睛,细细地搜寻着早已模糊的记忆中却最清晰的一段。

他们之间的交集不过是一场欢爱。

摩挲银枪的动作一滞。

莫不是先生还在因为自己那时的不辞而别生气?

庞统看着对方变幻莫测的脸,突然闲闲的笑了:“赵将军,不如听统一言,想说什么就直白的说出来,也好过内心煎熬。”

>>>>>

觥筹交错的酒宴总少不了喝高的人,就连一向稳重自持的赵将军也被一众军师围着灌醉。

赵云蓝眸迷蒙之间似乎看到庞统促狭的笑意,酒精麻痹了神经,最后目光所及之处仅有坐在高处浅尝清酒的银发军师。

这道目光茫然而专注,诸葛亮即使想忽略也忽略不了。修长的手指细细摩挲扇柄上一枚细微破损的白玉,他轻抿薄唇,正准备假装平静的举起酒盏示意。却见对方些许困惑迷茫的眸光突然变得清亮,在一片繁丽喧闹的宴会竟像星光一般定住诸葛亮的视线。

“先生,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。”突兀认真的语气几乎让宴会的空气凝滞一瞬,庞统惊悚的看着赵云,原本安静坐在主位上的主公更是被酒呛住不停地咳嗽。

诸葛亮也愣住了,不敢再与赵云对视,意味不明的各种眼神让他无法再安然的坐在座位上,酒盏掷于桌上,匆忙的对刘备抱恙后便离开宴会。

几近落荒而逃。

赵云眯起染着浅浅醉意的眼,声音却与平日润朗无二:“主公,云有些醉了,请求先行告退。”

“去吧,子龙。”刘备咽下一口孙尚香递来的清水,突然为先行离去的诸葛亮感到担忧。

这花前月下,明月朗朗,子龙应该不会欺负小亮亮吧……

诸葛亮站在幽静的小径上,有些懵的看着水塘里游曳的鲤鱼。

“先生……”温柔的嗓音混着低哑,一只刚劲有力的手轻易握住他的手腕。诸葛亮身形一僵,被拽着手腕,几乎整个人被赵云圈在怀里,染着淡淡的酒气的吐息洒在耳旁,引起军师一阵瑟缩。

“先生还未原谅云吗?”醉酒的赵云异常难缠,诸葛亮被高自己半个头的男人抱在怀里,一边躲闪着对方的磨蹭,紧抿着薄唇不答话。

他并非不原谅赵云,只是当年那场意外的影响下,他不确定将自己托付给赵云是否值得…即使喜欢他已成无法抗拒本能。

“这样的话。”赵云似乎看透他心中所想,轻柔的扳过诸葛亮的脸,薄唇压在他紧闭的唇瓣上,酒香四溢。

“先生,不如给云一个机会。”诸葛亮被吻的昏昏沉沉,赵云低沉模糊的声音仅让他发出几声可怜的呜咽。

这大概是他们的第一次接吻,烈酒熏香,引人沉醉。

>>>>>

“诸葛先生运筹帷幄,绝代智谋…”
“这次讨魏寨的任务非诸葛先生不可啊…”
“主公还请三思 …”

刘备为难的转头看向一旁的军师。诸葛亮嘴角含笑,轻摇着羽扇,眼底平静无波的望着他们。

眼看着刘备即将淹没于一众老家伙的口水中,诸葛亮才终于开口:“诸位大人,亮会亲自出征,不过……”

“--赵子龙请求随行。”身着蓝甲的将军破门而入,单膝跪在冰凉的地上,俊朗的面容带着不容抗拒的冷峻与坚定。

>>>>>

寒风凛冽。

蜀军在西南坡中了魏贼埋伏,诸葛亮未曾想到曹操竟还有第三股兵力,整个蜀军军队陷入水深火热中,坡上血流成河。

周围火光冲天,兵戈交接,诸葛亮一直被赵云细密的保护着,额头淋漓的汗珠沾湿银发。他拼尽力气用羽扇抵挡开刺向赵云肩膀的剑,一声脆响,扇柄镶嵌的白玉竟碎了个彻底。

“子龙…你先走…”诸葛亮咬牙对赵云说道,睿智的浅蓝色双眼冷静的扫视着战场。

赵云一怔,握着诸葛亮手腕的手却更紧了。诸葛亮安抚的对他一笑,却是生生抽出纤瘦的腕子。“曹贼不敢动我,他只想活捉我罢了。可你该回去的,你绝不能死在这里 。”

半命令的语气使赵云俊眉紧蹙,他沉静的盯着诸葛亮,对方薄唇紧抿眼里却只有决绝。赵云指尖一颤,最终还是提起银枪,转身在敌军中杀出一条血路。

卧龙被擒。

刘备听到这消息时止不住的脸色惨白,修长的身形晃了几晃才未跌坐在地上。他后悔的用手锤着桌面:“该死的,我根本就不该让孔明出征…该怎样,该怎样救他?”

赵云侧立在一旁,凌乱地棕色碎发遮住眼底越发清晰的光芒。他突然单膝跪于刘备面前,深邃的蓝瞳里竟是已别多年的,属于“影子”的戾气与血腥。

“主公,云请求携五百精兵,救出诸葛先生。”

刘备吃惊的看着他,“可你已经受伤了。”

赵云不在意的撕下缠绕肩膀的简陋布料,任鲜血汩汩的流出伤口,面色苍白而平静:“但救先生足以。”

赵云跨坐在战马上时,突然想起一段早已模糊的记忆。

那会儿他还是鲜为人知的“影子”,龙喜爱的抚摸这张与自己相差无几的俊脸,眼里闪烁着幽暗的光,他诱骗着对影子说:

--“你只管以一挡百,所向披靡。剩下的所有都交给我,你只需听我的话就好。”

--“你不需要思想,更不需要感情。”

最初赵云的确只抱着负责的心态对待诸葛亮,为此他首次违逆了龙的命令,在诸葛亮的草庐外隐秘的守了两个月,在机关的协助下杀了不少觊觎天书的人,这些事恐怕是诸葛亮也不知道。

离开后他总是不自觉的想起草庐里的少年,他的一举一动已经铭刻于心。稷下的天才在春困中看书总是在快睡着时狠掐自己的大腿一把,研究天书时发出小声的赞叹,摩挲羽扇扇柄上细微破损的白玉时总看着窗外发呆,眼带幽怨……

影子也会很在意一个人。

和龙决裂后他游荡了很长一段时间,直到遇见身处危难的贤主刘备,为他首次征战后幸遇惊喜。

他的先生就站在那里,目光相接时惊讶的微微睁大的双眼,漂亮的脸上隐约瞧出一丝委屈。

他不会再让诸葛亮感到害怕。

烈马嘶鸣,赵云沉着脸色在山路上上奔驰,茂密的树林走马观花似的掠过。方才残兵来报,说诸葛先生并未被擒,只是滚落山坡不知身在何处。

赵云走进潮湿的山洞,不远处有一个蜷缩的人影,他疾步跑过去,不出所料果然是军师。

“子龙……”诸葛亮的衣服被刮的破破烂烂,冷的面色苍白,奄奄一息,看到赵云浅蓝的眼里氲氤出薄薄的一层眼泪。

先生少有这般狼狈的时候。

赵云心疼的抱住他,诸葛亮的体温极低,纤长的眼睫几乎要凝结出霜花。

他没有再犹豫,脱下自己避寒的衣物罩住怀中的人。诸葛亮握住他的手腕,眼里尚存一丝理智。

“这样做,你会死。”

赵云如当年一般温柔的摸了摸诸葛亮银白的发丝,嘴边的笑宛若四月春光。

“可你不会。”

>>>>>

后来呢?

庞统喝下一口酸梅酒,酸的他倒抽一口凉气,感觉就像自己看到眼前这两人一样。

赵云被奴役着给小天才修扇子,本不擅长这些事的赵将军却修的非常开心,一边张嘴咬下诸葛亮喂到嘴边的葡萄。

不想看了。

庞统目光转向亭子外,此时春光明媚,华阳将至。他忽然应景的想到一句话。

纵春来秋往涤荡,日月交叠轮转,不知几度风雨,几度春秋?

--那就不度春秋。

((不开坑了,我好好更新破廉耻卧底qwq

评论(23)

热度(378)